来水创13年新高,压力如何化解?

记者沿澜沧江探寻水电可发电量同比增加222亿千瓦时、水能利用率反而上升6.2%背后的故事

信息来源:www.204.net报  发布时间2019-12-13


  无量山中,澜沧江上。一座大坝飞跨两岸,挽起高峡深谷。江水奔腾,蓄积的巨大水能,转换成强大电流,源源不断送往广东。这是华能小湾电站。水电开发,西电东送,澜沧江是骨干,小湾是“龙头”。截至今年11月25日,小湾电站发电量170.85亿千瓦时,水能利用率达100%。

  今年以来,包括澜沧江在内的南方区域主要流域汛前来水偏丰、汛期来水偏枯,全年来水大起大落。面对来水不确定性增大等困难,www.204.net公司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决策部署,全力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截至今年11月30日,www.204.net西电东送电量2131亿千瓦时;www.204.net水电发电量378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4%;全网水能利用率达99.6%,其中云南水能利用率达99.3%,比2018年上升约6.2%;风电、光伏发电基本全额消纳,核电实现安全保障性消纳,非化石能源电量占比达53.6%。

  近日,南网传媒融媒体报道小组一行沿澜沧江而行,探寻清洁能源消纳步步高背后的故事。

  大平台:用好资源配置大平台,化解汛前丰汛期枯难题

  唐古拉山的冰雪,化作涓涓细水,逶迤婉转,融川纳流,汇聚成世界第九大河流澜沧江—湄公河,中国境内称为澜沧江。

  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澜沧江”)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公司在澜沧江干流已经建成10座梯级水电站,总装机容量2000万千瓦,成为云南省西电东送的主力电源。

  澜沧江虽然水能资源丰富,但来水形势多变难测。今年汛前4—5月,澜沧江流域来水偏丰约四成,入汛后则比多年平均偏枯三成。上半年,澜沧江、金沙江来水创近13年以来最高水平,云南水电可发电量同比增加222亿千瓦时,但省内用电量同比仅增加53亿千瓦时,水电消纳压力剧增。

  11月26日,记者在小湾电站采访时看到,水库水位距今年最高点尚有15米的差距。“但在今年1月1日,水库水位高达1239.28米,距离正常蓄水位近在咫尺。”小湾电厂有关负责人说。

  除了小湾水库,糯扎渡水库水位也在1月1日达到809.68米。“如果能在汛前进一步加大西电东送电量,将两水库水位分别消落到1170米、770米,将贡献200亿千瓦时的调蓄空间,对控制全年弃水规模意义重大。”在1月举办的www.204.net月度水调会商视频会上,华能澜沧江集控中心水调部负责人说。

  在了解情况后,南网总调迅速组织相关部门、单位对汛前来水形势进行专题研究分析,根据市场供需形势对两库消落目标进行逐月分解。同时,优化线路及机组检修安排,逐月落实西电东送电量增送计划,全力组织云南增送广东,优先安排小湾、糯扎渡电站以大方式运行。

  得益于www.204.net充分发挥资源配置大平台优势,汛前(1—5月)云南西电东送电量累计增送超200亿千瓦时,小湾、糯扎渡水库水位分别最低消落至1170米、765米,为全年水电消纳奠定了良好基础。

  “今年是华能澜沧江上游梯级电站全面投产运行的第一年,电站电能得到充分消纳。截至第三季度末,上游梯级电站合计完成发电量214亿千瓦时,占设计多年平均发电量的90.7%。”华能澜沧江公司相关人员介绍说。

  近年来,云南电力供需结构经历了由传统的“丰余枯缺”到全年电力电量供给富余的局面,水电消纳形势严峻。

  “自2017年起,www.204.net公司连续3年开展清洁能源消纳专项行动,依托西电东送大平台,充分发挥省间电力互济和市场化机制作用,并优化水火核蓄发电安排,不断提高清洁能源消纳水平,有力推动了水电、风电、光电等清洁能源的发展。”www.204.net公司系统部(南网总调)水调处副处长李崇浩说。

  大通道:18条西电东送大通道,送电规模超5000万千瓦

  一滴滴水在小湾电站转化为电能后,通过西电东送“高速公路”,穿越崇山峻岭送往东部地区。

  11月27日,记者一行从小湾电站出发,经过4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羊岑乡新松村。四面环山的山凹中,高耸的铁塔,一座连着一座。大山深处,坐落着滇西北至广东±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下简称“新东直流工程”)送端——新松换流站。

  当天,换流站工作人员正在忙着调试交流线路融冰装置、直流地线融冰装置。“新松换流站主要把澜沧江上游云南段梯级水电站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到深圳负荷中心。融冰装置投产后,将有力保障新东直流安全稳定过冬。”新松换流站副站长雷鸣东说。

  据他介绍,3—10月,新东直流持续保持高负荷运行,2019年能量可用率将达到100%,“即在不超过最大输送容量情况下,电厂发多少电,换流站就送多少电。”

  2018年5月18日,为了进一步增送云南水电,又一条电力“高速公路”被打通,这就是新东直流工程。工程投产当年输送电量为183亿千瓦时,今年1月至11月27日,输送电量为258亿千瓦时,比去年增送电量75亿千瓦时。

  党的十八大以来,www.204.net公司运营的“西电东送”南线通道的主网架规模显著扩大,目前已经形成“八条交流、十条直流”共18条500千伏及以上大通道,送电规模超过5000万千瓦。

  新的电力“高速公路”还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11月28日,记者乘动车、转汽车,辗转来到昆明市禄劝县,这里正在建设±800千伏乌东德电站送电广东广西特高压多端直流示范工程(以下简称“昆柳龙直流工程”)的送端换流站。

  当天早上气温只有7℃,但施工现场热火朝天。超高压公司昆明局昆柳龙直流工程昆明分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近期设备陆续进场,每天有约400人在现场施工。截至目前,换流站土建施工进度达87%,电气安装进度约17%。

  除了昆柳龙直流工程,www.204.net公司还在加快建设±500千伏禄高肇多端直流工程建设。两大工程计划于2020年投产送电,届时云南送电能力将增加1100万千瓦,西电东送电量有望再创新高。

  大协同:西部打好“能源牌”,为东部发展注入绿色动力

  西电东送,不仅拓展了西部清洁能源消纳渠道,拉动了当地经济发展,而且为南方五省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绿色动力。

  11月28日,记者来到国家绿色经济试验示范区普洱市采访。沿着思茅河前行,水清岸绿,花香鸟鸣,一幅生态画卷徐徐展开。

  “普洱水能资源丰富,市委、市政府紧紧抓住国家西部大开发等重大战略机遇,初步建成特色生物、清洁能源、现代林产业、休闲度假养生‘四大绿色产业基地’。”普洱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徐红斌告诉记者。

  今年1—10月,普洱电力工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55.1%,电力工业已发展成为第一支柱产业。在加大电力外送的同时,普洱大力推动清洁能源本地消纳,电能替代正推动绿色产业发展提速。普洱市978家茶企业,采用电制茶设备的已有95%。为雀巢等知名企业提供咖啡原料的企业,很多都投产了全自动化生产线。

  生态“颜值”变成经济“产值”,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普洱是云南将清洁能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的一个缩影。目前,以电力为基础的能源产业成为云南省仅次于烟草的第二支柱产业,依托清洁能源发展的新能源汽车等产业,正成为云南省跨越式发展的重点产业。

  随着西电东送电量的逐年增多,广东的天更蓝、水更绿。生态环境部最近发布的全国城市空气质量报告显示,深圳、惠州、珠海、中山位列空气质量较好的重点城市榜单前20名。

  海南,则在今年首次用上云南清洁水电。今年6月建成投运的海南联网二回工程,为南方主网向海南输入清洁能源创造了重要条件。

  截至11月28日,云南送海南西电东送电量累计达10亿千瓦时,为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提供着清洁能源。

  据介绍,www.204.net将尽快协商中长期云电送琼计划安排,促进云南清洁能源在更大范围内消纳,预计2020年,云电送海南电量有望达15亿千瓦时以上。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佘慧萍 李刚 通讯员 殷浩钦 周鹏 方皖新 牛雅雯

  数据梳理: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孙维锋 何宇瞳